我的A級秘密。。。。。

關於部落格
完成編輯
享受每一個過程帶來的痛苦與喜樂...

讀書心得



德文

我很不幸地連續兩堂課第一個被老師叫起來翻譯,我總是很納悶的看著身邊的同學,這時,老師會說:『有問題嗎?請翻譯。』  
有,當然有問題,德文耶!我一個字也看不懂怎麼翻譯?我硬著頭皮,靠著以往學習各種語言的經驗:『你好嗎?我很好。你叫什麼名字?.....再見。』而我,居然矇對了。
第二次,我真的掰不下去了,我沉默。天啊!為什麼又叫我!後來老師叫了位之前學過一點德文的同學起來翻譯,聽他翻譯完,我只能說:『我翻得出來才有鬼咧!』
下課後,我問那位學過的同學:『這老師的教法對嗎?我完全聽不懂她在講什麼耶!她怎麼什麼都沒教就叫同學起來翻譯!』同學說:『每個老師的教法不同,也不能說她不對,不過她的進度真的是非常快,我只能勸妳回家多讀書啦!』
我第一堂上完就深深覺得挫敗,她只花了一堂課帶我們把德文發音念過,就開始會話。我根本連發音規則都還搞不清楚咧。於是很難得的,我很用功的自行上網查發音規則彙整成表。但上了兩次課,還是充滿了挫折感。
還好這門課在周一,總是遇到假日,能讓我壓力減輕一點點。阿彌陀佛~




憲法
每周有作業、每回上課要小考。老師充滿熱情,總是諄諄教誨我們該成為怎樣的法律人,該有怎樣的氣度,老師的熱情我心領,但課程我覺得很生硬、無聊,救命喲!
不過我還蠻喜歡這位老師,他總是提了很多問題讓我們去思考,讓我們學習從不同的角度看事情,去抽絲剝繭發現問題真正的核心,我想這個訓練將會非常受用。




民法總則

某天下課,有位同學:『天啊!你們聽得懂他在講什麼嗎?我完全聽不懂耶!』
我說:『我只能建議你,回家要自己看啦!』
2007年我去台大旁聽過名師一學期的課(所謂名師,就是那種九點的課,六點就要去排隊占位置,每每在大清早半夢半醒之間排著隊時,我都覺得自己像在排演唱會門票),相較之下,就會覺得目前這位老師上課比較沒系統,但就像那位會德文的同學所說,每個老師教法不同,不能說他錯,只是初學者真的會非常吃力。
還好我之前辛苦過了,有了基本概念,他上課跳來跳去都還能在狀況中。




刑法總則

上這個老師的課,我就像被點了笑穴,整堂課著笑個不停。
以前會問法務、律師:『為什麼壞人不給他死就好了?還要幫他辯護,這樣很像是在幫壞人耶!』
他們總是回答:『壞人也有人權,我們只是在法律規定的人權下,盡量幫他爭取他的權利。』
這樣的說法真的很難被普羅大眾接受,然後我就會很任性的說:『有些壞人禽獸不如,不該有人權。』
而這位老師常在無意中回答了我這位非法律人內心多年的疑問,而且是非法律人比較能接受的說法,例如:法律訂定怎麼好像都在保護壞人?亂世是不是該用重典?強暴犯該不該去勢?刑度是不是越重越好?
我喜歡這門課!




民法親屬

第一次看到這位老先生,覺得他呆呆傻傻的。和律師去買書的時候,才知道這位老師是親屬法的權威,我真是有眼不識泰山。他寫的書算是在眾多法律用書裡比較淺顯易懂,課堂講解也很清楚明白,到目前為止,算是學習愉快,不愧是權威。




行政法

這位老師之前是補習班名師,看他上課就像在演唱會,唱作俱佳講話飛快,他上課滿頭大汗全身濕透,可見他上課是多麼賣力。
他講話飛快,千萬不能閃神,一閃神你就不知道他到哪去了。聽說學長姐常跟他抱怨講話不要那麼快,因為他常快到兩堂課講下來,居然沒人聽懂他在講什麼。老師,你嘛喝口水喘口氣!
另外,他的口頭禪是:『同學們放下你的筆,通通不要抄不要背。』前兩周上課我還真的傻到放下筆咧!




民法物權

物權有很多名詞,但老師都沒解釋,就自顧自地講起來,上他的課我頭超痛、超想睡(上了一個月的課後,我發現我到了周四就會開始電力不足),完全是用意志力撐過這漫長的兩小時。直到第三周拿到課本,我稍微翻閱,才知道物權有那麼多鬼東西,但老師都沒解釋。
第三周某同學說:『這個老師上課跳來跳去,未免扯太遠了吧。』我說:『我也是上了三個禮拜的課,直到今天才知道他在幹嘛,之前我一直以為他上課在打屁,我今天才發現他在講案例。』
第四周,終於有不少同學跟老師反應聽不懂他在講什麼,老師說:他是可以講簡單一點,但這對將來國考沒好處,他也不想等我們以後對法律有了解之後,覺得物權老師太混教的太簡單,也不想對不起自己的良心,所以只好我們自己多認真點了。




日文

規定必修一堂語文,我選德文。之所以選德文,是因為以前去補習班學過日文、也在二技修過日文,學來學去差不多在第一本會話的地方就停了。我看學校排一學年的日文,我想大概跟我以前學過的進度差不多,所以我選了德文。
第二周上德文的時候,看到幾位同學從日文轉到德文來,原因是:『老師的教學目標是要在一年內教會大家看日文法條。』
我:『這樣不是很好嗎?這代表日文學的很不錯耶!』
但同學說:『我是來學法律的又不是來學日文,我不想花那麼多時間在日文上。』
我:『你想喔!來學法律還順便學了日文,不是賺到嗎?』
同學還是不想學,而我我實在是很懷疑,老師怎麼敢發下狂語,在這麼有限的時間裡,讓完全不會的人看懂日文法條。於是,我決定一探究竟。
老師說時間有限,她教的是日文的觀念和讀日文的方法,日後課程結束後我們也能自修精進。我前前後後學日文的功力,在第三堂課已經開始派不上用場(在二技學了兩學期的課,在這裡兩堂課就結束),我開始有點相信以她這種教法,我們真的可以在課程結束後用日文看法條。
我可以看到那些沒學過日文的同學有多麼慌張,在五十音都還不熟悉的狀況真的很吃力。
遇到這麼厲害的老師,我決定辛苦點,"順便"把日文也學起來。






雖然我百般不願意,但我終於在今天打電話把英文課全面停掉。
唉~總有種功虧一簣、前功盡棄的感覺。
學校安排了各科讀書會,也就是說,我原本以為能有的周五晚上和周六空閒時間,現在得去參加讀書會。





今天的PS~~~
雖然小威建議我不要這麼累,偶而翹翹課能混則混,
但我覺得這可能是我人生中最後一次讀書,我想珍惜每一天,不想敷衍。